【中国经济新跃迁】新材料公司的进阶:纳米银技术挺进民用领域——纳米银抗菌口罩
日期:2020-05-21 编辑:安信纳米生物科技(珠海)有限公司
我要分享:


经济观察报 记者 于惠如 深圳报道 近3个月来,安信纳米生物科技(珠海)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信纳米”)备受关注。

2月底,安信纳米使用新型纳米银专利技术,研制创造出广东省内首款可反复使用的纳米银抗菌口罩和医用护理口罩(抗菌型)。以每天连续佩戴8小时计算,一只纳米银抗菌口罩的使用周期能达到7天。

“其实在2003年非典的时候我们就将纳米技术嫁接在口罩上,当时大概生产了800万只口罩,在香港市场上非常火。这次疫情,我们将原来的纳米银口罩进行了材料技术升级。”安信纳米副总经理史廷龙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新冠疫情发生后,口罩、消毒产品等成为生活日常需要。对于安信纳米等新材料公司来说,如何快速反应,将纳米银等前沿材料更广泛地应用在日常生活领域成为必修课。


珠海另一家新材料公司纳金科技亦在这次疫情中找到了长期的方向。

“纳米银用于消毒抗菌,有非常好的性能。日本做的比较多,国内还比较少,我们因为在材料制备上本身就有优势,之前也开发过这个方向,有技术储备,只是没有做更多的市场投入,所以这次开发了纳米银抗菌系列产品。”纳金科技创始人雷震说。

针对不同的应用场景,钠金科技研发了不同的消毒产品。消毒抗菌膜广谱可应用于日常防护或公共接触的表面,如电梯按键、柜面台面公共场所等触摸场景;消毒抗菌液可应用于手部消毒、物品表面消毒、家居消毒除臭等;纳米银滤芯可应用于家电、汽车的空气滤芯滤网等。 

4月3日,国务院联防联控机制召开新闻发布会,科技部高新技术司司长秦勇表示,在这次疫情中,一些新的业态、新的模式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下一步,科技部将进一步加大前沿技术研发和关键核心技术的攻关支持力度,重点包括先进计算、核心软件、宽带通信、区块链、光电子、微纳电子、人工智能、新材料等,支撑国家新型基础设施建设。

在史廷龙看来,新材料领域的创新需要日积月累,也需要某些因素的刺激。“2003年的非典,加速了纳米银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这一次,可以说是加快了纳米银技术从医疗领域向民用领域拓展的速度。”

材料升级


上世纪八十年代,纳米技术开始在我国萌芽,2000年前后形成声势。成立于2000年的安信纳米正是应那一波声势而诞生的企业。

2000年9月,首届纳米生物医药研讨会在深圳召开,近300名纳米科技界和临床医疗专家见证了纳米技术首次在生物医疗领域的应用,突破这项技术应用的正是安信纳米。

“当时开发的产品是纳米创伤贴、溃疡帖、烧烫伤贴等,现在也还在生产,那次突破实现之后,我们又研发了其他产品,比如消毒抗菌产品等。”史廷龙介绍说。

2003年非典期间,安信纳米公司研发的纳米银口罩在香港市场大受欢迎,市场价格从1元被经销商炒到18元。

非典之后,国内消毒液进入黄金发展期,消毒抗菌行业起步并迅速扩张。工信部赛迪研究院直属单位赛迪顾问的研究报告显示,2018年我国消毒液市场规模达到105亿元,并以5.5%左右的年平均增速稳定发展。

安信纳米也在那段时间切入消毒抗菌领域。史廷龙告诉记者,对于安信纳米来说,非典类似于一个转折点,一个让外界认识安信纳米,了解纳米银技术可以用在普通生活用品中的“节目”。

赛迪顾问的数据提到,2020年受新冠疫情影响,消毒剂产值增长率显著提高(增长率预计可达13.7%),将拉动整个消毒剂产业产值增长,全年消毒剂产值将突破115亿元。

抗菌消毒剂的发展经历几代变化,但整体来说,传统消毒抗菌产品易燃、刺激性、腐蚀性强,而纳米银抗菌消毒产品正好能解决这些问题。

“两年前我们去日本调研的时候发现,日本的抗菌消毒产品市场渗透率将近80%,而我们国家还不到百分之20%,所以说需求量还是非常大的。”史廷龙说。

5月19日,雷震在澳门青年创业孵化中心向澳门经济财政司司长李伟农介绍了纳米银消毒液产品。“我们立足粤澳两地,也希望自己的产品给疫情防控做一些贡献。特别未来在疫情常态化之下,澳门仍然需要重启旅游,跨境旅游和人流必然带来风险。”

在雷震看来,疫情加速了纳米银材料在抗菌方面的应用。“一方面是出现了一个市场机会,另一方面,疫情让人们更加重视日常的消毒和抗菌。”

“技术和产品的开发实际上已经比较成熟了,但是作为一种新材料,需要更多的人知道它,才能大规模应用,对于我们来说,疫情也算是对用户进行了市场教育。”史廷龙说。

拓宽民用领域

近几年,日本、美国、韩国等采用了化学制备方法,使纳米银成本大为降低,开始逐渐推广到民用的日用化学品。而中国企业也在降低成本方面做了诸多努力。

“前期成本是非常高的,随着技术升级,与最开始成立时期相比,我们的成本降低了一半左右。”史廷龙介绍说。

成立20年来,安信纳米的核心业务重点聚焦在医疗领域。但从另一层面来说,这也对其市场发展造成一定的局限性。

“公司决策层更看重的是在医疗领域的投入,虽然我们也花了相当大的资金在各类民用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如卫生、纺织、塑料保鲜、涂料等日用品,但董事会觉得不是核心产品,没有投入更多的力量进行市场开拓。但这次疫情后,决策层的观念改变了。认为民用领域的防护健康产品会有很大的市场,而且会使更多的人受益。”史廷龙透露,与医疗领域相比,民用领域门槛相对较低,需求量大,市场蛋糕更大。

安信纳米的纳米银技术在民用领域的最早应用是纳米银塑料保鲜袋、抗菌防臭袜。目前,其已研发出消毒凝胶、免洗手抗菌凝胶、抗菌纳米内裤、失能老人抗菌便捷服等多款产品。

换句话说,新冠疫情加快了纳米银这种前沿材料“走下神坛” 的速度,更快走向寻常百姓家。

一位国内大学材料学教授赞同史廷龙的说法:“纳米银作为一种新型材料,目前已经被应用在多个领域,尤其是与人们生活联系紧密的纺织业,比如纳米抗菌袜子、内裤等。我相信在这次疫情一定会拓宽纳米银的应用领域,比如在健康、消毒等领域的应用肯定会有一个大幅度的进展。”

“我觉得疫情加深了人们对于消毒和安全防护的重视和心里需求,但是人们需要安全消毒和抗菌安全防护的解决方案。对于纳米银这种前沿材料来讲,要让人们更多的人知道、认识、了解它,还是需要加强市场教育。”雷震说。
点击链接购买纳米银抗菌口罩:https://z.jd.com/project/details/1836157990.html